Tina•King

基友送的生日礼物🎁
可以说是很有心了。
卡配罗女孩还可以再战一百年!

[舍卡/卡配罗]起风了

经过两次修改终于完成了这篇早就想写的舍卡罗脑洞。因为大多来自于脑补,所以ooc会极其严重。

标题来自于歌曲 起风了 。卡卡的职业生涯经历与舍瓦高度重合,所以也算是卡卡将青春还给了舍瓦吧。

预警一下,卡配罗是刀子,舍卡是刀是糖就看各位看官自己的理解咯。

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具体写作心得见评论。太长了就不打在前面了。

喜欢的话请一定不要吝啬小红心哦😊

那么就开始吧。



01

后来克里斯问里卡多为什么不肯接受他。

里卡多只是笑笑,抱了抱他,然后拖着行李转身离开。

过安检前,里卡多最后回头,再次回望了这座城市。克里斯还站在原地,他头顶的屏幕上清楚地显示着日期和时间。

这是已经2013年了啊。里卡多想。




02

时间回到十年前。

那时的里卡多是在飞向同一个目的地,与现在不同的是满怀着的对未来的期盼与欣喜——还有一些忐忑。二十二岁的少年鲜衣怒马意气风发,向往着在新的大陆继续自己的绝代凤华。

他是米兰城的王子殿下,球迷和队友们护着他宠着他,在圣西罗的草坪上,米兰城的阳光里慢慢长大。而美玉无瑕的少年不知情为物,就让他心所有的爱意都在名为安德烈·舍甫琴科的雨露中生根发芽。

里卡多曾无数次或是开着玩笑或是借着醉意向安德烈倾吐自己的感情,却一次又一次地被安德烈用名种理由和借口巧妙避开,随风而去。为此他哭过吵过闹过,却都是以在安德烈怀里听着他温和的嗓音入睡告终。

安德烈捧回金球的那天,队友们到他家里狂欢庆祝直至深夜。狂欢后大家各自找地方睡下,而里卡多在喧闹散尽后叩开了安德烈卧室的门,神色清明,不像醉酒之人。

他的视线撞入安德烈黑色的眸子。

他开口问,如果我也拿到了金球,你会接受我吗。

安便烈楞了。许久,他将里卡多拉入怀中,揉揉他的乱发。

他无法回答。他只是说,金球奖一定会有你一座的。




03

安德烈就这样执拗地恪守着与里卡多微妙的关系,不远不近。

可两年的时间足够让里卡多历练,成长。

那一年的伊斯坦布尔,安德烈流尽了泪。

那是一个被利物浦的鲜红充满的晚上,掩埋着红黑军团的铩羽而归。

射失点球的那一刻,他不再是金球先生,不再是乌克兰核弹头,只是米兰的罪人。

他把自己关在房门里,用拳狠狠地砸着镜子,一遍又一遍地责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

而里卡多站在房门外,啜泣着,敲着门。

“安德烈,开门啊。”

“安德烈,不是你的错。”

随着敲门的力道越来越大,里卡多也滑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安德烈,对不起,我没能帮助你进球。”

“安德烈,要怪就怪我吧,是我没把握好机会。”

安德烈听着里卡多的话语,心如刀绞。那个总是被他保护着的,那个总是向他撒娇的孩子,已经成长到可以替他分担痛苦了。

但这不是他的错。安德烈想着,硬生生忍回了泪水。他往自己脸上浇了几捧冷水强迫自己冷静,随后拉开房门,将坐在地上早已泣不成声的巴西人抱进房间。

没事的,里奇,没事的。你踢的很好,不是你的错。他说。

没事,我会承担责任的,明年我们再赢回来。他说着,安慰怀中的人,也安慰自己。

别哭了,里奇。他轻抚着他的背,亲吻着他的额头,亲吻着他的眼睛,亲吻着他的脸颊,吻去他的泪水。他看着他的唇——小巧的,通红的唇,有那么一刻,产生了吻下去的冲动。

安德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到最后,那一刻的冲动还是被理智扼杀——他的吻始终有意避开里卡多的唇。待怀中人的啜泣声终于在夜色中归为沉寂,他将他抱起放在床上,替他盖好被子,坐在床的另一边。他的视线又飘向里卡多的唇,却发现对方正睁着红肿的眼看着自己。

我爱你。我会帮你赢回来。里卡多用着标准的乌克兰语,一字一顿。

乌克兰人一时语噎。末了,他避开他的目光——那灼热得几乎将他烫伤的目光——用他们平时交流的意大利语轻轻地说,快睡吧,晚安。然后逃避似地背过身去。



04

里卡多能预料到第二天安德烈会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若无其事,什么都不再提起,却没能预料到第二年安德烈会同以往的每一次都不一样,若无其事,没有征兆地告别。

乌克兰人掩盖了许久的消息最终还是纸包不住火,传到了巴西人的耳朵里。安德烈勒令里卡多不许来送别自己,可里卡多却费尽心思打听到了他的航班,在机场拦下了他。

“安德烈·舍甫琴科,”他没有哭没有闹,只是在他面前站定,唤了他的全名。“我只问一个问题,问完我就走。”

“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

安德烈胸中翻腾的情感仿佛就要喷涌而出。可他的理智操控着他,机械式地挤出一个笑容。接着,向从前的千百次一样,将比他还要高一点的少年搂入怀中拥抱,再不动声色地放开。

然后,转身离去。

“里奇,对不起。”

他只留下这样一句话。




05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

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安德烈离开一年后,里卡多带领他们的红黑军团再回欧洲之巅。

在一切的庆祝采访都归于寂静后,里卡多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这一年里无数次想拨出的电话。

他沉默了许久。我为你复仇了,他说。

他听着对面祝福的话语,忍住了接下来的话。

安德烈,我很想你,你能不能回来。

那一年的年末,里卡多终于众望所归,捧起了属于他的金球。

米兰城的小王子,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国王了。




06

他回来了,他回来过。

他离开了,他存在过。




07

褪去红黑,穿上白衣,里卡多将自己变成了安德烈。温文尔雅,冷静疏离的外壳包裹着他心中那抹求而不得的纯白月光。

他也遇上了他的那朵烈火。那个叫克里斯的孩子,与当年的他如出一辙。热情似火,青春如歌,闯入他的世界,一遍又一遍用着各种方法倾吐着他的爱意,企图融化他心里的坚冰。

面对克里斯,里卡多只能用起当年安德烈的技俩——装傻,逃避,在他最低落最需要安慰时给他一个无可奈何的拥抱,再了无声息地放手,推开,离去,最后留下一句对不起。

里卡多对于克里斯和马德里更多的是无能为力。身体和心理的创伤压倒了他,他从主力沦为替补,他又成为了安德烈。

听到主席打算卖掉自己的消息他竟感到庆幸——以及尘埃落定的坦然——终于,结束了。

他也隐瞒了自己离开的消息。万众瞩目地来,他想悄无声息地走。

可克里斯——那团明亮的火焰,那朵深红的玫瑰走到他面前,眸子里充斥着的情感毫无保留地倾泻吐露。

他说,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是因为那个舍甫琴科吗?

里卡多没有回答。他其实想说,我无法回应你的感情,他其实想说,你很好,你值得更好的人。

可他只是向往常一样把他圈进怀中拥抱然后再松开。他涌上喉头的千言万语终究还是汇成了那三个字。

对不起。




08

在阔别四年后,里卡多终于又重新踏上了圣西罗的草坪。

这四年虽是阴霾重重,但也算是明白当年安德烈的心情了。在米兰城的阳光中,里卡多这么想。

但他也无比清楚——他再也不是那个从前那个追风少年了。他在与时间的竞争中惨淡落败,就如当年的安德烈一样——

他们,最终都没能敌过时间。

里卡多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选择了离开。离开圣西罗的青草香,离开米兰城的雨露阳光,离开,这个承载着千万青春回忆的,故事开始的地方。




09

离开米兰之前,里卡多再次见到了安德烈。他退役了,从了政,比原来更加忙碌。他老了,已近不惑之年。他最漂亮的金色长发也早就裁掉,留下棕黑的短发,以及刺眼的星星点点的斑白。

可他的笑容还如当年一般温暖,他的嗓音还如当年一般柔和,他抱紧自己的双手还如当年一般有力。

即使与他们的初次并肩而立已经相隔了整整十一载,安德烈还是里卡多心中无法割舍的少年模样。




10

坐在圣西罗的草坪上,里卡多与安德烈讲了许多,皇家马德里,克里斯,以及那片遥远的西班牙土地上发生的所有故事。

讲完,他笑了。

“我终于将青春还给了你。”他说。

他也笑了,揽住他的肩。“起风了。”他说。



END.

[曹荀]寒食

        "如果彧先明公而去,明公会怎么办?"
        "啥?"曹操皱眉。
        "如果彧先于明公离世,明公会怎么做?"荀彧重复了一遍。
        "我想想......我会让缟素挂满许都的每一条街巷,让天下寒食三天,用这天下给你陪葬,"曹操顿了顿,"但文若怎可能比我先去世。你年纪比我小,我走后还要把江山托付给你呢。"
        荀彧笑了:"那就请明公不要食言哦。"
------------------------------------分割线--------------------------------------
        曹操晚年时,身边的人都知道他从不食热食,谁人劝说都不肯破例,应邀去喝茶也要固执地等茶水变得冰凉才肯动口,就算犯胃病喝药也要让汤药完全冷下来,医官怎么劝都没用。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只知道是从建安17年开始的。
        直到曹操弥留之际,曹丕才从他口中问出原因。
        "父王........为何只食寒食?"
        "孤从前答应过荀令君,若他先我而去要令天下寒食。可直到现在我都没能给他一个太平盛世......子桓,答应孤,将孤与文若葬在一起吧,"曹操笑了,"让孤在寿春好好陪陪他......"
        曹丕握紧曹操的手,止不住的泪水。

        七日后,一辆马车从邺城驶出,开往寿春城的方向......

TBC.

这里是金瑜哦~

其实这周码了好多段子,放了最长的一篇上来23333
这篇文如有各种习俗知识问题......那就将就看吧。

在放一段改的歌词:
乱世英雄论成绩    曹公留其名
颍汝奇士谁可比    谦退唯荀令
二十春秋相知遇    与君共谋天下计
盛世英名    你我同行

是'荀彧 建安'的旋律哦~

那就顺便祝大家国庆中秋快乐~

[曹荀]论莫名的曹荀脑洞。


        司马懿:"令君在上balabalabala......"
        令君(笑):"算你识趣!"
        曹老板:"喵喵喵???"(原来文若好这口[滑稽

哈哈哈这里是刚开始玩乐乎的金瑜~
萌曹荀萌了两三年了哈哈哈~
超喜欢令君,不管是历史上的还是影视作品中的。
高一党,一般都是在本子上写好后再敲上来。
嘛就是这样啦~